中国石材蜂窝板网 - 石材蜂窝板网 值得信赖的行业网站 !

商业资讯: 品牌动态

你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商业资讯 > 品牌动态 > 住在蜂窝煤店后面的萧军

住在蜂窝煤店后面的萧军

信息来源:sootoo.com.cn  时间:2019-09-06  浏览次数:10

一边聊天一边摇着大蒲扇

▌颜小鹂

很热的北京的天,一个午后。

“妈妈要去见一位很厉害的人,这人会武术,当然这人也是作家,一个很有名的作家。”那天妈妈借了一辆自行车,载着我出门了。我之所以要跟她去见这位作家,是因为妈妈说他很厉害,还会武术。妈妈之前带我见的作家,都不会这样介绍的。

一路上烈火一样的太阳,照射在我的头顶上,我的汗水一个劲地流。我们的自行车七拐八拐进了一个胡同。胡同里的树荫下,坐着几个老人,拿着大蒲扇,喝着茶聊着天。妈妈问:“请问,作家萧军家在哪里?”都摇头说不知道。妈妈又问:“蜂窝煤店在哪里?”人家指着一个黑色的大门说:“前面就是。”

我们推车进了那扇门,院子里东倒西歪地有几辆拉煤的四轮板车,也没见人影。我赶快问妈妈:“干吗来这里呢?”妈妈说:“萧军就住在这里。”我正疑惑的时候,不知从哪里钻出来一个老头,手拿一条长板凳,个子不太高却很敦实,留一个小平头,看起来很精神。他身着洗旧了的蓝色劳保服,像一个刚下班的工人。妈妈上去问:“请问,您知道萧军家住哪里吗?”他上下打量我们说:“你们找他有事?”妈妈说:“我们从四川来。”那个老头一下子笑了起来:“你是四川出版社的编辑徐靖同志?我以为是一个男同志呢!”(真没有想到,有人以为我妈妈是男的。)他说完跟我妈妈握握手,还回头问了我的名字,就带我们从一个小通道穿过煤店。后面有一个很旧的房子,进得二楼的一间房子里,房间被摆放的多张床挤得很满。那些床大小样式都不一样,像临时凑起来的,床下还有一些木箱子。进门的这间屋子里,除了床还有一张小桌子,桌子上有一堆稿子,桌子上的墙壁上还挂有一把剑。我很疑惑:这是作家的家还是招待所?

其实之前我对萧军的作品一点儿也不熟悉,也没有读过他的作品。但是妈妈却跟他聊了好久,聊天中偶尔会有一串爽朗的笑声,偶尔会出现一个“萧红”的名字。他们聊天的时候,我悄悄地看着这个老头,圆润的脸庞上,眯起一条缝的眼睛,说话的语速不快但声音很洪亮,一边聊天一边扇着大蒲扇,让我想起儿时院子里的胡老头,总喜欢坐在院子里的一棵大树下,扇着大蒲扇,看我们这群爸爸妈妈不在身边的孩子跑来跑去。我知道妈妈又是为了《老作家近作》去约稿的,而那个下午,我却有些奇怪,不像以往爱说话,在一张小板凳上坐着,像一只安静的小猫。

回去的路上,我有一堆问题要问:“这是他的家吗?”妈妈说:“临时借住的一个地方,他刚回到北京,房子还没有安排好。”“那么多床是因为几家人住这里吗?”妈妈说:“萧军家里人很多,所以先住下就很重要了。”“那他们家为何都是长条板凳呢?”妈妈说:“长板凳坐的人多一些啊……”“你们说到的萧红是他妹妹吗?也是作家?”妈妈说:“萧红是一位很优秀的女作家,已经去世了,之前曾跟萧军在一起。她的作品《生死场》《呼兰河传》是妈妈很喜欢的作品,回去找出来给你看。”

好几个月后的一天,妈妈回家跟爸爸说萧军来信了,想提前预支《老作家近作》稿酬,请妈妈帮忙。信中说他终于要搬家了,搬离蜂窝煤店后面借住的房子,新家里需要置办一些家具,比如床啊桌子啊椅子什么的,衣柜暂时不用买,木箱子就可以用了。他手里的积蓄不够,希望能提前预支稿酬。后来那笔1000多元的稿酬,妈妈去社里申请下来了,解了他的燃眉之急。

今天回头想想,那个下午为何会有奇怪的感觉,也许是因为那种环境见老作家让我感觉很奇怪很陌生吧!

    ——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石材蜂窝板网证实,仅供您参考